谁穿了我的秋裤

凉就凉吧,秋天快乐。

沙雕生成图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自己乐~

这两天看了一些采访
发觉在原著中,沈巍叱咤风云
而在现实里呢,白宇更像个哥哥
北主播最常说的话,除了他的口头禅
比如“确实”啊,“还好”啊之外
竟然是“我得保护好龙哥”
偶尔又要拼命帮他加镜头
虽然坑得最多的也是这位
居老师自认为是一个开朗的白羊座
但总是不经意间就能做到终结话题
十次里有八次是接不上梗的
“萌混过关”战略贯穿始终
有白宇在的时候常常当自己是来打酱油的
单独直播以后要求粉丝点右上方叉来关注
导致无数粉丝瞬间退出直播间
被带歪的主播风格一直没能拐回去
从他们接受采访时溢出屏幕的小尴尬来看
除了对“兄弟情”得心应手以外
对各种梗自我放弃到让人无坑可挖
贯彻落实“我们不在乎人气”这个口号
大糖都是官方在不要钱地砸
比如这首官方发糖正主献唱,大概史上最甜应援曲
作为居老师新粉,p大书粉,虽然不追cp
但我准备活得长长久久,以等到他们再次同框的那天。那一定会是个依旧晴朗的夏天。

【叶修中心】ACME

*私设如山。
*ACME001
*RUEB006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荣耀集团研发的ai人形机器人中,有一款特别的型号,诞生最早,只有一个成品,编号ACME001。有人戏称,荣耀集团是“出道即巅峰”的典型例子,它的第一个成品足以封神,以至于新生代都显得黯然失色。

更惊人的是,它的研发者年仅18岁,在完成自己第一个成品的三个月以后,便意外身亡。荣耀集团的每个成品都拥有自己的编号和运行系统,一旦研发者不幸遇难,只能通过遗留的档案来进行维修或者直接替换系统。而ACME001的档案,一片空白。

所以当ACME001的运行系统,被它现在所属的科研团队替换给新的七代王牌RUEB006时,意外悄然发生了。废弃的ACME被运送到旧仓库,扔在那堆废铜烂铁中。由于系统被拆除,而内部自检无法破坏,能量未消耗尽,机器内仍然不懈地穿出提示音:“系统已被摘除,请打开替换窗口,按提示操作——系统已被摘除,请打开替换窗口,按提示操作——系统已被摘除……”

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即使是仓库管理员看到这一幕,也忍不住唏嘘。

“嘉世做的也太过了,好歹为团队工作了这么久,怎么就连个好的储存地儿都没有。”

“……已被摘除,请打开替换窗口,按提示操作——系统已被摘除,请打开替换窗口,按提示操作……”

“嗨……只是个机器人,讲什么感情呢。”

“可惜,人家研发者要是还在,看到得心疼了。总不该扔到这种地方的。这天儿也太冷了,一会儿要不去喝几杯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几个管理员说着话走进了更衣室,没人注意到角落里,废弃的ACME显示屏上,闪烁起了橙光,一开始是一分钟一次,接着是半分钟一次,逐渐的越来越频繁,到一秒闪烁一次时,忽然停了下来。

“嘀——未接到人工指令,即将启动自动替换系统——已检测到隐藏系统,是否激活——隐藏系统激活中——隐藏系统已激活——”

幽暗的仓库中响起了新型号的初启动音乐,接着一个略微不同于电子音的男声响起:“您好,我是ACME001,当前系统“君莫笑”,本系统不可与其他型号兼容,不可人工维修,使用期10年。欢迎来到这个世界,研发者苏沐秋,于,2015年5月29日,留。”

叶小队长,21岁啦,生日快乐~

人生的这段路,感谢有你存在。

【全职】童年记事

*纯属虚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如社燕与秋鸿,相逢未稳还相送。

7

包荣兴,绰号包子,他们那条街上有名的混混。十多年前,还没人喊他那个绰号的时候。

包荣兴家住一栋废旧的居民楼,房子是厂里租给工人们住的。工人们为了增加生活来源,把房子又租出一半,或者是三分之二给外来户。厕所是公共的,厨房也是公共的,木门关不牢实,里边吵什么外边听得清清楚楚。

整个楼里从早到晚闹哄哄,小孩们互相熟悉的很,常有没读完初中就辍学了的,在外面打工,或者跟着楼里的人去混社会。一般年纪小的,家长都不让和这些半大孩子说话,包荣兴是个例外。

不是他爹妈不管他,楼里的大人都悄悄说,这孩子说傻不傻,但脑子好像缺根筋。那时候,包荣兴爱看香港警匪片,他不想当大佬,他的梦想是给大佬当小弟。就是在旁边递烟递枪挡子弹,老大赢了就喊666的那种。

包荣兴就像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们楼里那个混混头子,混混头子一开始不耐烦,但谁被一个小孩子那样崇拜着,时间久了,心里都不免有几分虚荣的。

某天闲来无事,混混头子问他懂不懂星座,说自己想追个姑娘,结果人家张口闭口都是星座云云,把他听得稀里糊涂。

那时候网络还不发达,包荣兴就从班上女同学那里,借了好多本杂志来看,然后讲给混混头子听。最后那个姑娘还是以星座不合适拒绝了,混混头子难过了好一阵子。不过小弟的忠心倒是令他意外的有些感动。包荣兴俨然成了头号小弟,有时候混混头子得了好东西会给他留一份。

这样的日子不长久,混混头子家里人从老家杀过来,押着他回去结婚了。人走前留下个QQ号,但是包子一直没联系,直到他后来辍学去做了网管。那是几年以后的事了,混混头子有了个儿子,也不混社会了,做着小本生意。某次偶然问到以前那个姑娘,包子跑去打听,听人讲是出国留学去了。

今天的上色废不是昨天那个上色废。

但依然是个上色废。

图1是“轮回队长化身禽兽”的现场版。

图2是“荣耀四队长企鹅表情”之猜猜我是谁。

答对了也没有奖。(´,,•㉨•,,`)

今天也在不务正业。

应同学要求(another),给她撸个齐铁嘴当头像。这姑娘是应昊茗的狂热粉。

第一张是手残的又一次涂色尝试,最后还是成了涂色块(跪)。可怕的是涂完发现眼镜腿没去掉,美瞳没擦干净。

仰天长啸。所以这一版有瑕疵。

第二版的线稿已修改。

最近老有画着画着就被萌到了的感觉。

啊,果然我内心喜欢这种幼稚园风格吗……

白袜子不穿鞋什么的,又是个怪异的萌点。

应同学要求,半夜速勾一个河神。

转发这个河神,比锦鲤还管用哦~(什么鬼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̄       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▽   

据说这个姿势不容易抽到。

Excuse me?我抽到的都挺重口味的。(笑)

我个人可能真的是制服控吧,然后关于这个靴子,也是淫浸多年才知道的,一种叫“恋物癖”的存在。(此处无下限哦)当然这里只是因为一点小偏好啦。【摆手】

之前在群里问的时候,喻队表示他是少天的不跟叶修组cp,小戴表示肖队是她的也不跟叶修组cp,然后小周表示,嗯……这里面难道……有我吗?

所以就把喻队和肖队排除了,至于小周嘛,温柔地露个呆毛总可以的?

之前看到有个话题问:“如果叶修要来杀你,你手机的第一张照片能救你吗?”

我……我想想那个场面就瑟瑟发抖欸。

关于兔叽吃不吃萝北,我持保留意见。

关于小周萌不萌,我觉得这是个送分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