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穿了我的秋裤

有时认真,有时在皮

昭和杂货店的奶奶,是个很温暖的人。

截图来自于《无问西东》,是沈光耀对于私自去给饥饿的孤儿们送食物的回答。这里我没有谈这部电影,我发散地想了想别的东西。

用胡适的观点来讲,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程度,应该看对待弱者的态度。从我个人理解,对弱者的定义,或许指社会地位,或许指身体健康,或许指经济情况等等,广泛来讲,是社会上需要帮助的那些人。如果这样去想,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弱者,没有谁会是绝对意义上的强者。但我知道并非每个人都如此认为,这里仅从一方面来举例——地域歧视。

近期我开始考虑到另外的城市继续学习,其中备选的有上海。我忽然联想到关于地域歧视的一些言论,其中较为突出的便是上海。当然,尚未真正去过,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,我到北京以前也曾想过这个事情,但或许是北京的外地人占比很大,我也没有在北京工作,所以并没有很深刻地体会到。

比较有记忆的是某个体育课上,体育老师是一位高个子性格爽朗的北京本地女性。我们在课间休息时谈起一些轻松的话题,有同学便问她大学时是否被许多人追求。她回答说,当然了,就冲着我是北京本地也有很多啊。转而她又说,但我肯定不会找外省的人谈恋爱,这是实话。在我的记忆里,她确实很直率,所以她很坦诚地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还有一位男同学,工作上有一些接触,风趣幽默,不过某次在朋友圈,见他转发了关于作为本地人,带着莫名的优越感和对外地人排斥的文章,并评论表示赞同,我便决定还是与他减少来往。

这些是个例,我接触的大部分本地人,至少从我的感受来说,是很友好的。虽然知道这种对本地人的优待总是存在,但仅仅是上学期间,并没有表现得过于让人不适。而非本地人很难留京,这个就不用我多言了,毕竟北京有资源上的优势。曾经我的高中数学成绩不佳时,数学老师仅询问了我初中学校,得知我是本校初中部以后,便莫名地对我有了信任。这样潜意识和明面上带有的,区别对待,生活当中其实处处存在。

地域歧视,经济发达的地方会歧视不够发达地方,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歧视不够久远的地方,这种歧视会表现在歧视对方的外貌长相,文化背景,口音谈吐,能力上的不信任,思想上的偏见。正如那位体育老师认为,外地同学追求她是为了北京户口那样,上海的各种家庭纠纷也和户口有关。我去北京上大学前,我家亲戚也对我说出过,找个北京男朋友吧就有北京户口了这种话。“你只是看上我的大城市户口”,这种想法也真不是空穴来风,新闻里见过,平日里也听说过。这里衷心希望,户籍这东西尽早取消。共产主义社会赶紧来临吧。异想天开。

歧视的产生,说到底是不平等。这种不平等,就代表着一方势强一方势弱。势强的一方总是担心失去这样的优势,选择保护自己,排斥势弱的一方。如果社会上人人平等了,真的实现共产主义了,财产公有,物质公有,那么失去了凭借的东西,歧视也便不再存在了。

歧视除了客观物质上的原因,大概也有心理上的原因。人类的七宗罪里有“骄傲”一词,这或许是歧视产生的原因。总是自认为是上等人,而不承认平等的关系,以此来得到虚假的高贵。便像那位朋友圈里的男同学那样,他能够仅仅因为一个户口就自命不凡,去抨击别人。再比如最近的大品牌辱华,闹得沸沸扬扬,我很难理解这个设计师的歧视从何而来,可能他的思想被“骄傲”所控制,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。

回到我思维的起点,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,随着改革开放迅速发展,贫富差距也越来越大,如果中国是一个整体,那么我很难理解它的一部分国民在嘲笑另一部分国民,因为他们吃不饱饭,没有优越的生活条件,或者没有得到教育的机会,甚至仅仅是他们没有出生在一个发达的地区。这为什么会成为歧视的理由呢?同情心说出来也是会被嘲笑的词么?是会让人觉得毫无意义的话题么。但我还是想说,我无法理解这种想法,因为我认为人们应当有这样的同情心。同情心是行动上去参与,观念上去改变,我能为我的同胞们做点什么?我能够保护他们吗,我能够为他们获取更多的食物吗,我能够做到尊重他们吗?我能意识到,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对一些人的牺牲上的吗?我能意识到,出生的不平等不应当成为任何人自卑或自傲的理由吗?我有资格去嘲笑他们吗。

这是在和平年代,我们无法要求每个人再怀有那样浓烈的爱国热情。在中国近代。那个满目疮痍的历史当中,有一些人,不为自己,不图富贵安逸,仅仅是想要这个国家更好一些。他们曾见过饿殍遍野,曾见过中国被列强狠狠地踩踏在脚下,他们看见过无助的老人与孩子,四周是残垣断壁,炮火连天。在我们这个年代,讨论信仰无人倾听。但即使是那个困难的年代,信仰也是无比珍贵的东西。否则教授们如何忍受着身体的折磨去为学生授课,在漏雨的屋棚里,学生如何专心学习,炮火当中谁会有勇气去继续做他们的学问?面对哭泣的母亲,孩子如何会选择战死沙场。我只是有些恍惚,原来那样烈火如歌的年代,青春是那样度过的。被社会的势利虚伪耳濡目染,你真的会以为不追求利益的人是傻瓜,为他人考虑的人是圣母。

《无问西东》的评论里也有“矫情”这样的词出现。有人说它煽情,或者虚假。他们不相信一个飞行员会用飞机去投递食物,为了救几个小孩,那在他们的眼中是浪费资源。这三个故事其实说起来很简单:一个名门子弟为救国而放弃美好的人生,选择当飞行员最后以身殉国;一个研发核导弹的科学家学生时期的爱情;一个广告公司高层怀疑人心的贪婪最终仍然选择资助四胞胎。它披上了理想的外衣,带着些童话的色彩,又有些年轻人的真挚。可能因为我还年轻,所以我相信这些故事是有可能真的发生的。其实陈楚生所饰演的,纠结于学文还是学理的那个学生最贴近我们,有多少人也是抱着因为成绩好的人都学理,因为学理以后好找工作,因为学理比较被认可的种种想法去选择自己的方向的。而梅贻琦说,真实,是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、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这是我从里面看到的最珍贵的一句话。

这部电影你不能说它很完美,它也不够细腻。仅作为清华的校史纪念片的话它看上去很出彩了,作为一部独立的电影来看,我无法去评价。这里面有我喜欢的那些人,它让他们又活了一次,我很感谢。这里面也有我一直询问自己,无法向外界开口的问题,它对我有益。至少它让我有勇气去谈一些会被人笑话的傻傻的事情,去执着于我内心想要去执着的东西。一开始它的英文片名我有注意到,叫《Forever Young》,我合在一起解释为——做一个永远的少年,无问西东。

我在看《十三个原因》。(原名《Thirteen Reasons Why》)这不是个影评,我只是写写自己的感受。

一切的调侃都不适合它。事实上,我已经认清了,幽默会消解尴尬,也会夺走一个人的专注力。这几年现实向的电影电视剧我都会去关注一点,包括《嘉年华》,《小偷家族》等等。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是下一部想看的电影。


一部好的现实向题材的影视作品,最好不要有许多煽情,硬加戏码的桥段,那些澎湃的场面无法贴近现实,会带来距离感。而距离感本身也有安全感,不用和自己坦诚相待。所以爆米花电影的眼泪不值钱,你不用为自己洒的那几滴眼泪而自豪,只需要夸工作人员的业务能力。即使是《unnatural》这样的好剧,我在哭过以后仍然觉得它在靠感情拉分。毕竟是一个短剧?能在一集讲完一个完整的故事,并且故事出彩,其实很厉害了。


回到主题,《十三个原因》以一个女孩的死为起点,用一个个人物串联起真相。它是讲校园暴力么?也有。它同样也讲了友情,爱情,讲了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会经历的一切。那些说死去的汉娜矫情的人,他们或许没有经历过这样残酷的人生,或许他们幸运地度过了,或许他们就是别人故事里的帮凶。


我并不是刚被推荐这部美剧,很早我就知晓它并对它有一丁点兴趣。但是这个一点兴趣在生活中很泛滥,如果能够舒服地吃着炸鸡看着综艺,还要去看这样的美剧像是在自找苦吃。我只是在被生活摧残以后,终于想要知道是什么会让一个人真的选择自杀。没有走到那一步的人总能轻易开口,无论是鼓励还是否定你,或者言之凿凿地分析你。我是很难说脏话,但是遇到这样的人脑子里还是会开弹幕。网上键盘侠非常多,希望遇到的人能点举报就点举报。


虽然这部剧看着很让人难受,但是它真的非常优秀,我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详尽地描述了死者内心感受的剧,第一人称是最真实的叙述。几乎每个细节都能勾起我的一些回忆,或者去思考如果身处这样的环境下,我又能怎么办。我能否报警,会不会受到打压。别把重点落在她如何蠢上了,还有评论攻击女主的性格身材,这是很大的恶了,他们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想象自己是完美的人,去俯视这个故事。平等尚且没有,何谈理解。更何谈宽松和慈悲。


回想我所经历的这短短二十年,每个阶段能拎那么一两件事出来举例。小时候被抢玩具,幼儿园被老师忽视,小学被叫绰号每天一身伤,原因都只有一个,就是先天缺陷。后来经过手术基本治愈了,也可能是环境的提升,没有人再以此来攻击我。我一直很内向,但是对于外界的恶意,没人教我怎么做,全凭我自尊心强。所以小学被骂的时候骂了回去,中学被传绯闻的时候扇了回去,公交车上遇见色狼会踹回去。听上去很勇敢的样子,因为我认为自己不应当受到任何侮辱。但是我的不安全感很深,我做不到对谁完全信任,所以用距离来保护自己。无论如何,我还是认为周围人的遭遇要比我更严重。


学校确实是一个不安全的地方,尤其是小学。我记得当时的班主任,一位看上去优雅得体,生活富足的高挑女士,常常在班上嘲笑胖子,矮子,差生,还有穷学生。小孩还不懂得什么道德修养,也不知道可以反抗,唯老师马首是瞻,把个体的欺凌变成了集体的欺凌。


关于身材,一切对身材的侮辱都是不可原谅的,何况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。我朋友在聊天时回忆说:“这个真的太常见了,我在高中的时候天天被人喊‘大胖子’‘肥妞’,开玩笑的样子,你提起之前我甚至没往这方面想。”我说,虽然不太清楚你和同学的相处,但是这样是不尊重你的。她是一个被人夸身材好的姑娘,每当问起她的高中生活,她第一句永远是,我当时好胖的。其实根本不是这样。集体比分散的个体更容易产生谣言和偏见。虽然提出反驳,也总有些人学不会好好说话,但是保持沉默,甚至自我麻痹,只会让那些人有恃无恐。


关于成绩,我也是这两年才略有体会。不过大学里成绩下滑,最多被辅导员忽视,算不上天大的事,在大学以前成绩却几乎决定了你在班级里的话语权。小学便不说了,初中是我体重最压秤的三年,顶着一个不好看的外表能在校混的风生水起,靠的就是成绩。初中学生真的很中二,你回想起那时候,一定是最傻的。当时一个姓也能被大肆嘲笑,而性更是最火爆的话题,我记得我捅个笔盖都能被男生内涵笑,但无论怎样,成绩是一块护身符,老师会保你,这就足够了。成绩差的同学几乎是被天天骂的,不知道为什么,老师们都以骂差生为乐趣。这个乐趣真的不敢恭维,可能是发泄他们压抑的情绪,他们嘴上说着都是为了你,但是承认吧,一半是在发泄。


再说关于家庭背景,我家也不富裕,我爸妈还经常跟我哭穷,为了租房子也是辗转多年,近两年才安顿下来。富裕的同学有的是,家里开公司的,天天出去旅游的。困难的也是真的困难,衣服常年不换新的,学费靠贷款的,家里有病人的。因此会造成什么影响呢,说起来又是老师的问题。高中班主任,我曾经回去看望她一次,后来我母亲的回忆让我实在不想见她。这个做家长的都熟悉,老师们是收礼的,不收礼她们就会在平时忽视你,或者突然发难。当时我母亲被叫去学校谈话,仅仅因为我清洁没有做好(好可笑的理由),她回忆说,当时特傻,以为真是受教育,就去听了一顿训,后来老师直接拿出钱来数她才明白过来。我想到这个老师为了拿钱,让我母亲不上班请着假来学校又低声下气地哄她,午饭没吃去买了礼物塞了钱回来送她,而我还因为请家长而愧疚,我实在生不起感激之情了。如今算明白什么叫“你们毕业就和我没关系了我不求你们回来找我”。

我家好歹拿出来了这些,拿不出来的同学会怎么样?被老师引导着天天取笑,甚至言语上攻击他们的父母亲人,学习上被忽略,生活上被挑剔,被所有人追着欺负,这都是切实发生过的。曾经有一个女生甚至因为这样不敢自己回家,我送过她,一路上都是跑来笑话她的同学,当时我也还小,仍然感觉到了这种处境的艰难,并至今难忘。我不喜欢小孩子,因为我不能原谅他们那些未被惩罚的罪行。我更不喜欢那样的老师,她们是幕后黑手,还站在讲台上冠冕堂皇。


剧中的女主被认为是一个荡妇,因为她的初吻得主半推半就把她的不雅照传到了网上。我们身为旁观者可以冷静地说,这个男生和他的同伴们行为有错,他们侵害了这个女孩的名誉。但如果我们是同学中的一员,手机上收到这样的消息,茶余饭后拿它当做谈资,听到大家说:“她可真是太浪荡了。”我们能反应过来事情的原委么?我们还能不能想到,这个发的人是谁,和她是什么关系,如果是情侣为什么要这样对她。就像艳门照,过了十年群众才终于反应过来,把照片传到网上的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。这是多长的反应弧?群众人都换了一代,而当初受害的人生活就像翻过一座大峡谷。集体的恶更加强大,但是集体的愧疚感却弱化了。

我说一件很小的事。宿舍的垃圾三天没倒,我在收拾的时候会询问一声,这时候如果宿舍是两个人,另一个人会起身一起收拾。如果有四五个人在,那么没有人会起身帮我收拾。因为“不是只有我没动”。集体主义会放大群众的某种想法,有正面的有负面的。而这部剧里,把负面的影响描绘得淋漓尽致。


作为一个在爱情上没啥经验的人,我只能在友情上占个先。女主的朋友们果然什么样的都有,但说起他们有什么共同点,那一定是懦弱。懦弱不是你不敢干坏事,是你什么事做尽了却想着自我欺骗,逃避现实责任,或者没啥理由就是不敢站出来。这也是我曾经对我的好友失望的主要原因,后来我觉得算了,不要拿如此高的要求去责备别人责备自己,你都责备不过来。某次上课我被老师质疑前一节旷课,当时见过我的人如此之多,只有一个平时不太熟的姑娘举手说老师,我可以证明。这么小的事都能犹豫个半天没人吭声,说起来好笑遇到了一点都不好笑。


交朋友啊,两个人才是最稳定关系。我也经历过老朋友闹掰了,新朋友还没找到的孤寡时期。每每有个事情,都不知道该跟谁分享,你放网络上没人搭理,跟父母讲又显得不合适,别的朋友都交情太浅。但是我是坚决不认同随便交朋友的,或许在这个脆弱的时期,任何人的一点关心都能打动你,但是朋友是了解你的人,也是能轻易伤害你的人。女主总是在自己比较脆弱的时候遇到能帮助她的人,但这些人反过来成了伤害她的利器,因为背叛,不信任,幼稚,逃避。对于异性朋友,要明确界限,说清楚,我曾经也有过很好的异性朋友,因为对方说过没那个意思,所以虽然不完全肯定但是相处上也算坦然。


总体来看,剧中的高中生活,和我们的高中生活不一样,但是她所经历的事情,也是我们经历过或看到过的。最难得的是从死者的视角出发,还原了过去,以她的口吻表达了她的痛苦。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,自己出现在那群围观者当中,如果有的话,别忙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别忙着吐槽这是个多么矫情的女主,把自己融入到她的灵魂中,去感受她的哪怕一丁点儿痛苦。你也不会如此无动于衷。那么往后再见到这样的事发生,再面临选择的时候,不要继续做一个没有知觉的恶人。否则这个剧就失去了意义。


我截了父母的这张图,是因为在我的想法中,自杀时最难以平静面对的便是父母。有时候爱是可以像一把锁那样,把你痛苦地锁在这个世上的。而最终仍然选择离开,她一定经历了比父母的痛苦更令她绝望深刻的打击。她不是轻易选择死亡的。

曾经一位同学选择跳楼,我被问及此事,我说他不爱惜自己的生命,没有为亲人着想。然后我被放出了办公室。现在,遥隔六年,我要收回这句话,因为你没有穿他的鞋走过几里路,你不能理解他的感受。那就不要武断地指责。

【韩张/双花】巧不巧

*又一个段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张佳乐生病了,他想请个假。

他点开微信却找不到韩文清。

队长哪里去了?我没有备注。

他不叫韩文清?

难道他叫清清?

张佳乐被自己吓得一激灵。

他从群里找到了韩文清。

……

Σ(ŎдŎ|||)ノノ?!!!

队长终于疯了吗?

【粗溜滑】是撒?

问问张新杰,找不到他。

……

∑(❍ฺд❍ฺlll)??!!!

他就是那个【打粗溜滑】?

我为什么要说射种话?

我不是个昆明银?

我四不四吓撒瓜唠?

张佳乐忍不住给孙哲平打电话。

“姑耶!我要被队长吓疯球喽!”

“小哥哥,说尼玛呢?”

“哦,我说,队长跟副队好像在一起了!”

“敢情睡了五年你才反应过来呢?”

“不是,我说!韩文清!跟张新杰!”

“卧槽!搞基!”

“是呢!”

“太刺激了!”

“是啊!”

“咱不也搞吗?”

“是么!”

“你说巧不巧?”

……

孙哲平:摸狗头.jpg

(我不会发凭想象吧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事情:“瞧给张佳乐吓得,一居灵。”

方学才:“队长队长,你有火机莫得?”

……
……

(名叫星晴的小天使留言的正确的廣東話,这里替换啦~)
黄少:“……頭先邊個話呀垃圾呀?等我教下你垃圾點寫。 我係垃圾你哋就連垃圾都不如呀!垃圾知唔知係咩? 係唔可以回收,用完冇利用價值嘅廢物!”
(空知林)

对手:“……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沙雕真的使人快乐。

【叶修中心】ACME (2)

*还是有很多架空的,设定可能后期还会调整。
*我是真的慢吞吞的,求慢吞吞的读者来入坑。
*接下来有一个时间上的大跳跃,怎么跳我得想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荣耀集团作为以ai研发为核心,横跨多个产业领域的国际集团,在霍普星球上影响极大。其分公司是以国家为单位命名,譬如C国作为大国之一,设有北方的荣耀C总部和南方的荣耀C分部。这些分公司并不完全归属于荣耀集团,除核心技术之外,它们自身的一半归国家所有。在每个分公司旗下又有多个研发团队,譬如总部的微草,和分部的嘉世等团队。

       在荣耀集团开始研发ai人形机器人的前三年,嘉世团队都可谓一枝独秀,因为ACME001的诞生。研发者苏沐秋为这个孩子取名为“一叶之秋”,并宣布自己的一生到此已算圆满。那以后他便日夜不休地把自己锁在实验室中,三个月以后传出消息,苏沐秋自杀,并毁掉了一叶之秋所有的研发资料。

       因为他的疯狂行为,业内掀起了轩然大波。有人惋惜这个天才的早逝,也有人对他毁掉数据的行为表示不理解。如果没有了研发数据,ACME再优秀也仅仅是一个绝版,一个无法带来更多意义的绝版。

       事实上,拥有着核心技术的荣耀集团被星球联盟所制约,集团与各国都签有统一协议,做不到任意妄为。毕竟人类社会对ai充满了爱与恐惧,既希望它带来发展希望,又害怕它扰乱社会秩序。随着星球文明向前发展,星球的资源日渐枯竭,人类不得不开始考虑向外探索,资源的强夺变得越发严重,社会似乎陷入了一种无声的恐慌,军事与航天的发展开始加速。集团与军方也会有合作,ai人形便是其中之一。ACME系列原本是要被用于C国的军方实验,结果因为研发者的毁坏行为,这个打算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  没有了研发数据,人们就做不到对ACME百分之百的控制,一叶之秋没有被送去军方,而成为一个单纯的实验测评助手。即使是这样,它的极限也秀到令人头皮发麻。以至于每当遇到一些麻烦的问题时,科研人员都会想到能否让一叶之秋帮忙。一叶之秋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长,为了方便称呼,科研人员更习惯称呼他为“叶秋”。

       叶秋作为人形机器人,在制造时采用了最先进的仿真技术,看上去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性青年,皮肤偏白,瞳色有点浅棕,有着一头柔软的短发,身高178cm,穿着一身嘉世研究服,混在普通人类中显得毫不突兀。除了看上去很好欺负之外。

       何况他被设置得一点也不像个冰冷的机器人。如果你向他打招呼,他会慢悠悠地回头看你一眼,愉悦地说:“哟~”如果你拿着食物在他面前炫耀——众所周知机器人是不以人类的食物为能量的——他会假装看不见。你三番五次地逗弄他,他会面带委屈地威胁你:“下次不会再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 作为一个机器人,叶秋还拥有着惊人的腹黑天赋。如果欺负他,他会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,把你的黑历史一个不落地全抖出来。新来的研究员不认识他,他就说自己是某个研究员的弟弟,有时候得到一些糖,有时候用生僻的问题让菜鸟研究员怀疑人生。某个聚会上有研究员酒后吐真言,说自己当初一进团队就被叶秋骗得动了凡心,结果第三天才发现他是个机器人。这简直比知道自己是个gay还让人难受。结果当然是被无情地嘲笑了。

       会装乖,会使坏,会偷你的烟,会帮你做复杂的运算。会叫你哥哥姐姐,会给你盖毛毯。有时候偷懒,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打游戏。甚至流露出对外面世界的向往。这已经不像是机器人了,人们惊叹苏沐秋对他这样独特的设定,甚至猜测苏沐秋是否是被他说服,或者对他产生某些情感,才会毁掉数据,想要成全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   然而叶秋仍然只是一个ai机器人,他不需要吃饭和睡觉,不被允许踏出研究所,没有痛觉和人类的真实情感。因为叶秋的存在,嘉世的其他研究成果看起来,似乎都不被重视。然而他的存在,又不能够带给嘉世更多的利益。终于,叶秋在嘉世的第八年,嘉世的上层做出决定,他们可以尝试着放弃ACME的其他配件,只保留运行系统,再将它与另一个新型号组装,既保留优点,又能够更好地进行操控,尽量拓宽适用范围。

       这一天嘉世并没有通知所有人,高层和几个核心成员聚在实验室,操作人员小心翼翼地连接ACME001的外壳,找到了运行系统的配件位置,那是类似人类心脏的地方,有一枚小小的芯片。操作人员的手有些出汗,他很紧张,叶秋如往常那样看着他,没有人类会出现的恐惧或者愤怒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很喜欢人类。”叶秋忽然说,“苏沐秋是这样告诉我的。”操作人员的手一颤,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 在场的人有好几个低着头,负责人见此情景,只好开口解释说:“我们只是更换他的其他部件,一叶之秋仍然存在。苏沐秋在研发ACME的时候,不也是为了让ai更好地促进人类社会发展么?我们是为了人类,为了国家,大家不要这么小儿女情怀。”

       叶秋仿佛没有听到他说什么,只是顿了一下又继续说:“祝愿人类不会走向毁灭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祝愿人类不会走向毁灭吧。”

       这一句话似乎便是他的结束语了。芯片被取出,转移到新型号中,代号RUEB006,是上一轮测评中的新秀,也是前些天刚被嘉世购入。如今这样直接替换运行系统的操作也已经较为普遍,优秀的型号配备优秀的系统,是许多团队的选择。这样的替换不会出现严重的故障,仅仅是运行历史痕迹无法同步转移。

       不过这不算什么重要的问题,因为人型机器人不再成为热门,它的成本投入过多而成效并不显著。从几年前开始,人类尝试使用基因技术对人类自身进行加强,这样他们就能够驾驭更强大的ai,这种模式被称为G&A。如今的RUEB006便是用于配合新型人类的第六代产物。

       虽然在一开始研究内容泄露时,社会骂声一片,但是越到后期,随着国际关系的越发紧张,似乎没有人再敢大声地反驳这种违反人伦的行为,他们害怕被指责对国家不负责任,阻止人类寻找生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 直到这一天晚上,灾难爆发了。

上周末悄悄去了河北,趁着夜色逃离是我当时唯一的念头,虽然被冻得胃里隐隐作痛,但我还是为暂时逃脱了虚无而感到快乐。

虽然京津冀在地理上紧邻,但它们各自的风格还是有很大差异。至少在北京,你很难看到这样悠闲的街道。北京的一切都让人觉得是“争气”的,积极向上的,不过我其实很害怕天黑的胡同,也不喜欢空气里都带着拒绝的冬天。

我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问题,问京津冀一体化发展,是否导致北京夺走了周边城市更多的资源。答案我不能知晓,只能说自己看到的。即使是石家庄市中心的北国商城,可能还及不上我学校旁边的那个购物中心繁华。它更像我的故乡,西南的中心城市成都。表面的城市繁荣里透着一种无力感,这种无力感背后有更深的人文关怀。可能在于它的真实。

所以它给我一种亲切感。第一次到北京的时候,我以为每个城市看上去都是差不多的。其实是表面上。我从西西弗书店溜达出来,去了图书大厦,前后差异十分明显。像西西弗,单读,方所这样装潢精美的书店,其实也给我一种无形的距离感,它告诉你,知识是有门槛的,知识的世界就是高大上。而新华告诉你并不是,知识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,是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找到自我的。那种没有刻意修饰的感觉,使我回到了童年,想起那段把去书店读书当做是日常安排的时光。

其实这只是去博物馆的途中所见,到石家庄最主要的想法是去参观省博物馆。得偿所愿,看到了金缕玉衣的实物,能近距离观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。说来也巧,前两天才用到燕地这个古代的称呼,如今便能看到真正的燕国文化了。从地图上看可以知道,确实是如今的北京、河北一带,还包括了辽宁的一部分。其中有一个地名很有趣叫独鹿,附近还有一个地名叫涿鹿,作为金庸小说迷应该都很熟悉逐鹿中原这个词,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要用鹿来比喻。当时猜测,按照古人的思维,直观的事物才是最有可能的,所以有没有可能是一个带有鹿字的地名。

上网查的话还是很容易查到的,据说黄帝蚩尤在涿鹿有一战,黄帝大败蚩尤,于是把蚩尤的部落也纳入了他的族群。后来史记上说的,秦失其鹿,到底是一个巧合还是延伸便不知道了,即使无关也很讲得通,毕竟鹿和禄同声,而涿和逐不同声,但是涿从水豖声,它在古时候或许和逐是一个音?想一想,涿鹿之战和逐鹿中原这两个出处,怎么好像是同一个人写的呢。司马迁,你怎么看?独鹿也在你书里出现过吧?

查独鹿的话,古人说它就是涿鹿,是一座山的名字,属于涿郡。涿郡是北京在隋朝时候的称谓。这样兜兜转转的,发现原来黄帝与蚩尤在曾经属于北京,今属于河北张家口的一座山附近争过地盘?

然而独鹿是不是现在的涿鹿呢,也不一定?如果查独鹿山会发现,北京房山区有一座独鹿山
,它在唐代名叫涿鹿山,现在名叫石经山。石经山好像从没说过自己跟那个涿鹿之战有什么关联。前后的信息对照表明,那个独鹿就是涿鹿的说法,是出现在隋唐以后的,而在司马迁的时代,独鹿应该并不等于涿鹿,否则他何必要区别而言呢。至少从当代的考古来看,涿鹿县仍然是那个最靠谱的答案。

尚有时间在这里胡思乱想,感觉自己是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【all叶】武林秘籍(一)

*这一篇暂时还只有伞哥出场,所以应该算伞修吧。后期角色会陆续登场,情节发展比较慢,作者文风飘忽不定,无法接受请不要犹豫地放弃吧。别勉强自己,拜谢。

*江湖文,正剧,HE BE 不定。虽然是平行世界,有些设定还是沿用的真实的。

*佛系作者坑品一般,向来看灵感更文。这次居然是个中长篇,我自己也比较意外。祝看文愉快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苏家被满门屠戮以后,死里逃生的苏公子便带着他的妹妹,化名秋木和秋小在江湖上隐姓埋名生活了十年。第九年他在嘉城,当时还是个无名小镇,替领主做些买办的杂活。某天在一家小酒楼里遇见的叶秋,也就是后来的叶修。

       苏少爷虽然在那场炼狱中得以生还,但是却落下了眼疾,为躲避追杀而耽搁了医治,后来看东西便不怎么清楚了。苏少爷表面上待人和气,但不爱听人说他可怜,因而几年里练就了过人的耳力。他听见有个少年想拿身上的玉佩去换一些银子和吃食,然而老板并答应。那少年声音听上去懒懒散散,又有些软糯,比他更像个少爷。

       “如你所说,主城还在十里以外,”少年不紧不慢地开口,“今日去恐怕天将要黑了,我都到不了。我也是第一次出门历练,没那些经验。店家先收我一件信物做个抵押,待明日我换了银票来抵就是了。放心,银钱上多算你一些。”话里似乎带着些理所应当的意思,大概从小被人娇养的。不过倒确实把店家说服了。

       然而第二天又遇见这人,是在领主府要招几个打杂下仆的地方。苏公子坐在管事旁边,听那昨天的小公子自吹,自己吃苦耐劳饭量还小,生在穷苦人家上有老人下有弟妹,家里揭不开锅了所以出来找个糊口的饭碗。真能瞎掰,小骗子,苏少爷没吭声。最后管事还是把他给留下做书童了,说是模样长得周正,领主瞧着心情也舒畅。

       少年名唤叶秋,一入府便很得丫鬟仆妇们的喜欢,厨娘每回都明着给他加荤菜。甚至苏少爷自个儿的妹妹,也成天往书房跑,一回来便是叶秋长叶秋短,把苏少爷醋的不行。这天苏少爷路过南院,听见里头有些热闹,像在讲什么故事。他凑近一些,便听见一个不会认错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“只见一个身长八尺,面如冠玉的男子走上前来,‘诸位侠士远道而来,助我山庄擒匪……不胜感激。’”叶秋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懒散了,像在装一个老成之士,却仍带了些不自觉的鼻音。

       “秋木公子,你快过来听,叶秋在演木偶戏呢。”一个仆役看见他,便笑着招呼。苏公子替领主办事,身份不等同下仆,只是为人随和年纪不大,所以在府中倒也算得人心。至少叶秋出现以前,府上丫鬟还是待他很好的。

       “是么?演的什么?”苏公子装作毫不在意地问。

       “彭山剿匪。”那仆役答。苏公子意外了一下,彭山剿匪是多年前的事了,当时彭山上恶匪横行,扰民生息,当时擒龙山庄的少庄主领一众年轻后生奇袭匪寨,博了个好名声。里头还有他早死的爹。

       却听叶秋把一件旧事,从头至末讲的条理清晰,听上去跟真的似的,仿佛他当真见过。苏公子是见识过这人睁眼说瞎话的工夫,倒也只是略微感慨几分。那厢叶秋又说道:“家父当年不才也跟着上过山,常称赞少庄主的智谋,还与我说过一个有趣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叶秋你这回牛皮可吹大了,”下头有人忍不住笑道,“当年那群少年豪杰,都是些世家子弟,你难道是个家道中落的身世?”一旁有人搭腔,“叶秋要装公子哥,说不准还真能把人唬住!”“可不,换一身好衣裳,就是性格要更跋扈一些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 叶秋也笑道:“世家公子过得也没那么舒坦,我倒宁可每天鼓捣这些小玩意儿……”这么讲着倒是把前头说的岔开了。没一会儿仆役收拾着该去干活,叶秋独自还在那里摆弄物什。

       苏公子坐着等了一会儿,见没别人了,才开口与叶秋说话。“我在你入府前一天见过你,镇北的那家酒楼。”叶秋似乎愣了一下,又不紧不慢地笑道,“那可巧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注意你有段时候了。后来,我去问那老板,他说你付过了银钱,不然冲你这满口谎话,我早该揭发你了。”苏公子说。叶秋倒也不生气只是回答,“大家都是为了讨生活,知道不容易,秋木公子能替我隐瞒,我得谢谢你。”说着递给苏公子一个小物什。“以前学做的小玩意儿,秋公子权且当个消遣罢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算作叶某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 苏公子拿着那个“小玩意儿”在屋里坐了有一会儿了,他不太看得清,这东西个头不大,是个一只手便能拿住的小木盒子,其中一面似乎是琉璃的,里头放了个筒状的东西。从里头伸出来一个小的手柄。

       小姑娘哒哒哒跑来,也好奇地拿起来,“好精巧的东西,里头怎么还有一把小梳子。这手柄摇起来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 “这是西洋那边传过来的,”苏公子解释道,“我猜那筒上应该有些凹凸,同那齿梳碰上会发出声响。中原人知道的不多,是个会奏乐的小物什,叫做‘八音盒’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八音,便是古书上说的,‘匏土革,木石金,丝与竹,乃八音’。这东西做起来很费力气,每个凸起都得用钢针嵌进去,位置不能有分毫差错,否则奏出来便不是那个曲调。所以就是在西洋也是个稀罕物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哥,我听出来了,你就是想说,叶秋送你的东西特别金贵,别人都没有是吧。”小姑娘撇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 “啊哈哈哈……咳,想什么呢,我是要说,他能做出这样的东西,既要有精湛的手艺,还要有能知晓它的能力。我猜这个叶秋来历也不寻常,说不定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一阵悦耳的声响打断了他的话,小姑娘手上拨弄那个东西,里头圆筒跟着转起来,发出清脆的声响,而且前后衔接起来能听出曲调。“倒是有些耳熟……哥,我好像在哪听过。”

       苏公子也忍不住回想了一下,“我记得似乎是秦岭以北去,燕地的曲调。后来传唱到这边时,已经被改了一些,你听过的是后来的曲调。不过他这个更像是原来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难不成叶秋家在北方,他跑这么远,却只是在这个小镇上做个杂役,听上去似乎不太合理。我平时看他的举动,觉得他不像个世家子那么矜贵,但和别的人又确实有些不同之处。”

       苏公子露出一个笑容,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整天叶秋长叶秋短的,早把我先前的嘱咐忘干净了。这个八音盒,恐怕是他在试探我,所以故意泄露的消息。他来这里的目的……或许与我们是相同的呢。”

【伞修】梦中的告别


* 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我有一个朋友,荣耀玩得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后来,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 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这是哪里。湖面烟波浩渺,看不到一只白鹭停栖,也没有鱼的游动,却有柳树柔软的枝条垂下,抚弄发梢。

       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叶修。”

       背后突兀的一声响起。叶修回头望去,是一个少年的身影,站在他身后几米远处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 叶修想要回答,却发现无法开口。他心想,这个人声音有些熟悉,但记不起是谁了。

        那少年走过来,忽然伸出手比了比他们的个子,得意地笑起来:“怎么都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没长个子?那一年我就比你高,到现在还是比你高。再过个几年,沐橙都比你高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叶修想说,那不能够啊。沐橙那短腿儿,比咱俩矮多了去了。……咱俩?

       少年也转而反驳自己:“这我还真是瞎猜。沐橙最近怎么样,有没有天天想我?肯定没有,她小时候还哭着要哥哥,过了八岁就开始叛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说起沐橙,少年的话变得多起来:“我还记得去年,她信里跟我说你们又得了冠军,那高兴样子。不过你得劝劝她,别太惯着了,让她好好读书,别整天想着打职业赛。虽然是我亲妹妹,出去肯定大杀四方,不过打比赛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万一她真去打比赛了,你得给我好好看着她,别被哪个混蛋骗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自己也是,别还跟以前一样,三两句就被忽悠了,受了委屈也不知道还手。唉……我说你们两个,都不让人省心。”少年苦恼地皱起眉头,“你每年烧的信有没有好好写啊,这也都好那也都好,那屁话真是假的不行。我想骂你又找不到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说着说着,少年沉默下来。两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,叶修犹豫了一下,伸手拍拍少年的头。

       虽然我不记得你,他心想,但你应该是我很重要的人。少年想反抗,又乖乖把头伸了过去,而后紧紧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 “叶修,”少年的声音埋在肩颈处,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,“帮我好好照顾沐橙吧。如果你醒了还记得,就替我告诉她,哥哥真的要走了,哥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可不能让她一个人出嫁,被欺负了怎么办……唉,真舍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如果能陪你一辈子就好了。有一回还看到你写的,愿意用你的命换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   少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,他松开怀抱,朝叶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“真傻啊,叶修。你会老的,我不会老了,等你头发也白了,胡子拉碴,我可还是那个最帅的苏沐秋。没办法啊,你这么好,当然会被上天眷顾的,你会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,身边有亲人,有爱人,有朋友,还有属于我们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唉……说这么多,你会记得吗?算了。我走了。把我忘了吧。”少年挥一挥手,他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,终于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西风乍起,大雾被顷刻吹散了,空气中带着清冷肃杀的味道,时间从这一刻开始流动,像一双无形的手,推动这世间万物的生息变化,聚散离合。

        “再见,叶修。”

【all叶】凭实力

*一个段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叶修有个绝活,叫虎口夺食。

       就是说当你拿起吃的,不管它离你的嘴有多近,不管是串烧,烤肉,还是蛋糕,都可能会被饥饿的叶修叼走。叶修靠着这个绝活在国家队骗吃骗喝,几乎无人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   终于有人看不惯了。孙翔就是这个人。职业电竞选手是什么人,手速和常人能比么。这点反应都练不出来,说出去岂不是会被笑话?

       于是这天,当孙翔拿起一个寿司,领队又向他靠近时,孙翔以最快的速度把寿司放进了嘴里,并把桌上剩下的几个也塞进了嘴里,然后朝叶修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 虽然被噎得很惨,但从那以后,大家对孙翔的态度都和缓了许多。某天孙翔去洗手间,路过女厕还听到里边楚云秀在说:“孙翔同学,凭的是自己的实力……”

沙雕生成图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自己乐~